微型小说究竟有何魔力?螺蛳壳里做道场

2020-02-14 22:22 来源:未知 打印

  小说作者笔走龙蛇长篇大论地构造出自己的瑰丽世界,读者在里面流连忘返,陶陶然不知时间流逝,一抬头,时钟指针早已过了头,心中犹自不足,怀着对后续情节的惦念百般不愿地站起来,重新回到烟火尘世去。一本书是值得品读,然而要投入时间去品读的——这长久以来形成的概念,正被微型小说迅速地打破。

  往日微型小说多局限在种种报纸杂志的副刊上,随着网络的兴起,信息爆炸时代悄然来临,微博的如火如荼让信息传播乃至文学传播都变得如此迅捷、快速、方便。有字数限制的微小说正蔚然成风,涌现出一批优秀作品,好比一树淡定开着的老梅吸取新鲜的养分而生长出的娇嫩幼芽。

  《中国书籍文学馆·微小说卷》中陈武、蓝月、吴作望、谢志强四位作者的微型小说,就是近期优秀微型小说中的佼佼者。他们微型小说的典型特点是或刺现实,或嘲人性,以种种姿态或嬉笑怒骂,或沉静微讽地讲着一语道尽却回味无穷的故事,或者不仅仅是故事。

  那么为何他们的微型小说受到大家如此的欢迎,微型小说究竟有什么魔力?一言以括之:“螺蛳壳里做道场,一叶落地而天下秋凉”。

  微型小说先天有限制,它无法浓墨重彩地去感叹或抒情,更无法挥洒洋洋数千言为故事做个铺垫,它好比一个娇小可爱的姑娘,眉目间顾盼神飞,即嗔视而有情,却身高不足一米五,撑不起潇洒大气的欧美风服饰。所以微型小说对文字的精炼程度要求颇高,如何螺蛳壳里做道场,在微小的篇幅里唱念做打、腾挪辗转,演上一出令人拍案叫绝的精彩戏剧,全要靠作者的笔头功夫。

  篇幅既短,精神要长。从短短的微型小说里能看到社会的起落兴衰和风云变幻,这就是“一叶落而知天下秋凉”,微型小说就是社会现实或人性的明镜,映照你自己的心。若微型小说让人读过即忘,那还不如报刊夹缝中的一篇房地产广告。

  微型小说要有趣,令人爱读,更优秀的作品还要从有趣中发掘出一种额外的意味,让人读了想要思考——归根结底微型小说还是文学,而文学如能让人读了之后会心一笑,或者分外感触,那作者们也就别无所求了吧!

  ② 本网注明"来源:×××(非山东在线)"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本网站或通过本网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本网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