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笃定动力电池而非纯电动汽车

2020-03-05 14:03 来源:未知 打印

  在全面电气化的背景下,康林松在去年走马上任奔驰一把手时提出了一个口号——可持续新豪华主义。“新豪华主义”是奔驰此前就定下的品牌宣言,但如何“可持续”是康林松面对全面电气化时代需要解决的问题。

  近日,因新冠肺炎疫情被迫取消的日内瓦车展奔驰新闻发布会改为线上“云发布”。在这场特殊的发布会上,康林松和奔驰董事会的成员们对“可持续新豪华主义”做了进一步解读。总体来讲可以分为两大核心,即电气化和数字化。表面看,这两大核心其实是老生常谈,如今是个汽车企业都在这么说,但隐藏在背后的却是奔驰对于未来的卧薪尝胆。

  此前,大众汽车宣布在德国萨尔茨吉特兴投资9亿欧元自建电池工厂的决定被外媒批评是“勇敢的决定”。有评论指出,大众汽车集团自建电池工厂风险极高,而之所以在德国本土自建电池工厂是迫于其股东德国萨克森州政府的压力。根据测算,在全面切换为电动车生产后,工厂的工作岗位数量将减少20%-30%,而自建电池工厂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岗位数量以达到平衡。

  大众汽车集团CEO迪斯则在一次采访中表示:“长期看,我们绝不能依赖于少数亚洲电池制造商。”而这也与德国政府的想法保持了高度一致。很难想象,作为全球技术力量最为雄厚的汽车制造大国,居然在汽车电气化方面全面依赖亚洲电池制造商,这对德国才是风险极高的事情。

  而在奔驰的“云发布”会上,戴姆勒股份公司及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董事会成员马库斯先生表示:“我们正在建设自己的全球电池生产网络,现有3家电池工厂位于德国、中国北京和泰国曼谷,而另外6家电池工厂正在建设中。”至此,奔驰汽车应该是目前自建电池工厂数量最多的豪华汽车品牌。从电池工厂的选址看,德国的高人工成本意味着在这里生产电池的经济性并不高,但技术投入的产出比和国家战略应该是其选址德国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在中国和泰国的电池工厂则能够将德国最先进的电池核心技术落地的重要棋子。

  正如康林松先生在“云发布”会所讲:“重要的是拥有自己的软件驱动架构和操作系统。”这句话虽然是康林松先生在描绘集团数字化未来的战略方向,但“拥有自己的”这五个字太重了,放在电气化战略中何尝不是如此,而奔驰也正是这么做的。

  虽然在新能源车领域,未来的终极驱动源至今仍在争论,纯电动、氢能源燃料电池、甲醇重整氢能源燃料电池甚至是太阳能,但梳理到最后其实都是电。正如我们在采访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专家委资深专家魏安力时他谈到:“虽然我不认为纯电动汽车符合中国的资源禀赋,但我们还是要给中国在动力电池方面的研发上给一个肯定。”无论是大众还是奔驰,毫无疑问他们都敏锐地观察到了这一点,无论未来电动化汽车的前端形式是什么,最后都离不开动力电池的应用,投资动力电池,是保持未来领先的决定性因素,而奔驰在这一步棋上已经开始大踏步向前迈进。换言之,奔驰笃定的是动力电池,而非单一的纯电动汽车。

  从长期看,如果未来所有的汽车主机厂电动化汽车的动力电池全部集中在2~3家电池供应商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很显然,豪华品牌将失去品牌优势,大家都在用几乎一样的动力电池还谈什么谁比谁豪华?豪华品牌的关键性指标在内燃机时代是动力储备,在电气化时代依然脱离不了动力储备,续航里程、能源补充效率、出力水平、出力特性、可靠性、极限性能等等。毫无疑问,奔驰的9家电池工厂,正是要把自己未来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而绝不是交给供应商,这是如何让豪华在未来依然可持续的重要砝码。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