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的翅膀一振对全球艺术市场有哪些影响?

2020-03-03 23:34 来源:未知 打印

  “蝴蝶效应”中,蝴蝶轻轻地振动翅膀,便可能为整个系统带来巨大的连锁反应。而2020年初爆发于中国的新冠状病毒疫情,俨然不是一个“蝴蝶振翅”那么简单,其影响范围超出国土边界,更为整个人类发展生存与发展敲起了警钟。反观全球艺术市场,这场疫情又带来怎样的影响呢?看看外媒如何说。

  2015年,莫迪利亚尼(Amedeo Modigliani)的《侧卧的裸女》以1.704亿美元(约10.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买家是一位名叫刘益谦的中国藏家;随着中国成为全球电影产业的第二大市场,对全球票房收入将带来巨大影响;近年来,全球交响乐团都早早就筹划好赴中国演出的计划,把中国市场看作是票房收益的重要来源,并试图将中国的富裕阶层培养成他们的捐赠人......不难看出,无论是个人财富,还是市场整体生态,中国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球艺术世界中各个要素的发展与平衡。

  而现在,由于中国正处于新冠状病毒的“抗疫”战中,对于全球艺术经济的交易锐减,使之处于巨大的不确定性中。出于对疫情的控制和防御,院线电影全部下线,交响乐巡演被迫推迟。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取消,而考虑到中国藏家的现实情况,地球另一边的纽约的重要春拍也为之延后。

  根据巴塞尔艺博会(Art Basel)和瑞银全球艺术市场报告(UBS Global Art Market Report)去年的统计,中国已于2018年成为全球艺术品第三天市场,贡献了全球艺术品销售19%的份额,高达670亿美元。(美国占44%,英国占比21%)

  不久前,原定于三月中旬举办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宣布取消,这对于主要受众来源于中国和该区片的画商及艺术家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而与之同期而来的,在香港、北京、上海、东京、河内等周边地区的艺术活动和游艇派对都受到连锁反应,或被取消,或者只能推迟。最新的新闻显示,巴塞尔艺术展将于3月20日推出网上展厅,以此让更多画廊将原本计划在香港呈现的作品通过该形式进行展出,试图尽可能弥补展会取消的损失。

  本·布朗(Ben Brown)在伦敦和香港都拥有自己的画廊,他表示,往年的香港巴塞尔都能为他的画廊带来不错的收益,但今年好彩头不再。而且博览会取消所造成的影响远大于一次销售本身,“在这一周,艺术世界聚焦香港,而作为年初的重要博览会,它对全年的艺术动态产生的影响不容小觑。试想,如果奥斯卡停办了的话,电影活动虽然还会继续,但是无疑那将对整个产业发生巨大冲撞,”本·布朗解释到。

  据悉,巴塞尔艺博会主办方将退还参展画廊75%的展位费,而除了未退还部分的参展费和销售预期外,画廊的损失不仅于此。甘德怀特(Gander & White)是一家艺术品航运公司,其当代艺术分支的负责人克里夫·弗农(Cliff Vernon)表示,有两个船运集装箱目前正在前往香港巴塞尔的海上,他们分别来自五位参展画商。而现在,画廊方需要支付作品返程的运费,这笔费用大约要1.5万美元。

  中国在影视领域扮演的角色同样不容小觑,年均90亿美元的市场仅次于北美。但是由于疫情影响,中国影院基本都处于关闭状态,原定2月档的《乔乔的异想世界》(Jojo Rabbit)和《多力特的奇幻冒险》(Dolittle)已遭遇延期,而后者更是在美国上映后票房惨淡,亟需国外市场收入的增援。

  随着近年来古典音乐市场在中国的迅速发展,此次疫情也对该领域带来直接影响。包括波士顿交响乐团(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和华盛顿的国家交响乐团(National Symphony Orchestra)在内的多个美国乐团组织被迫取消中国的演出。波士顿交响乐团负责人表示,考虑到艺术家费用和包括保险、住宿、交通、器材运输等在内的其他花销,取消的演出大概会带来210万美元的损失。

  世界顶尖专业音乐学院之一的茱莉亚学院(The Juilliard School)原计划于今秋在天津开设分校,受本次疫情影响,学院宣布将亚洲区的面试申请全部延后,最早也要到三月以后。同样原计划于2月13日至3月14日举办的第48届香港艺术节也被迫取消,每年这场为期一个月的盛会都会吸引来自全球各地的交响乐团、歌剧团、独立音乐人或舞蹈公司共同参与。

  即使是MoMA或者纽约百老汇那些并不是非常依赖中国赞助人的机构,也纷纷表示他们对当前的局势将采取谨慎态度。中国旅行团被叫停,如果病毒广泛扩散,其他游客也将可能采取保守策略减少参与公共场所的活动。在巴黎,卢浮宫方面表示目前并未发现游客数量有明显减少,但是博物馆近期的调研数据表明,在2018年,一千万参观者中就有80万是中国人。

  值得一提的是,画廊也并非完全依赖人流量和艺博会。疫情期间更多画廊主选择另辟蹊径,香港Mine Project画廊负责人艾莫阿尔德(Emerald Mou)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画廊在展的一半作品都通过邮件、微信或者WhatsApp等方式进行了销售,她也和房东协商,获得了两个月5%的房租减免。上海BANK画廊的总监马修·伯利塞维兹(Mathieu Borysevicz)表示,他刚刚通过微信卖掉了一件作品,因为那位藏家在北京隔离实在觉得太无聊了。

  拍卖行同样面临困境。虽然很多买家通过电话竞拍,但是更多人希望参加拍卖前的预览从而对拍品有更直观的印象和评估。而目前,中国买家无法参与预览,原定于每年三月举行的佳士得、苏富比春拍也因此将部分场次推后到六月。

  而由于特朗普政府和中方贸易摩擦的僵持,2020年将对艺术品征收15%的关税(目前已经被降低到7.5%),这就意味着,从画商到艺术品买家,都面临着双重困境。从整个艺术市场的两端来看,2020年的开局的确不容乐观。


责任编辑:admin